万域阁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夜宴徐岁宁阅读 > 章节目录 第24章 鹤
    陈律说话的语气很淡,也很坦然:"兄弟共同好一个女人,我想,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"

    至于说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那就只是单纯为了满足需求,没什么身份。

    姜母微顿,意味深长的看了僵硬的站着的徐岁宁,她除了一开始掉眼泪之外,这会儿脸上已经没有一丁点表情了。

    像一个比较漂亮的木偶。

    周意还在笑,但笑意到底是没有到达眼底。

    而姜泽整个人的状态都沉了下来:"陈律,你果然跟她有一腿!"

    他又回头狠狠瞪着徐岁宁。

    眼睛通红:"你跟我在一起一年多,死活不让碰,结果你让陈律碰?"

    陈律挑了挑眉,看了徐岁宁一眼。

    而徐岁宁木偶般的脸上终于勾起一抹笑来,冷冷的,像是挑衅。

    激得姜泽几乎要上前去动手。

    陈律起身,把徐岁宁挡在了身后,清冷道:"姜泽,姜家有背景,却也不是给你这么嚯嚯的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姜泽推了他一把,脸色阴鸷道:"陈律,你老婆还在现场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护上小情人了?"

    周意的笑也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"阿泽,胡说什么?"姜母到底是怕得罪陈家,赶紧喊住他。

    "人家小姑娘,确实也不愿意嫁给你。

    你还想犯法不成?"

    姜泽这会儿心里。

    又委屈又恨,恨不得把徐岁宁撕碎了往肚子里咽,可这会儿却只能冷笑着说:我说胡话了,表弟见谅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淡淡说:"既然喜欢,当初又何必跟许多女人牵扯不清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姜泽阴冷的看着他,然后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重重的摔上门。

    这话让周意的脸色也变了变。

    徐岁宁听着他们的对话,意识到自己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便机械般的抬脚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"我们先走了。

    "陈律有点心不在焉的说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之后,周意一点表情也没有,只是点了支烟,说:"你说你用她来气我,结果你却上了她的床?"

    陈律看了她一眼,说:"生气了?"

    "你说我该不该生气?你居然主动护着她。

    "周意没什么含义的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陈律道:"那你应该体会到了,你在国外乱来,我是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周意抿着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车在平稳的行驶着,他们很快看见徐岁宁在路上走着。

    单薄的身影走得很慢,可能是因为衣服有些乱了。

    路上的人都回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陈律偏头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周意察觉到了,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道:"送她一程吧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不用。

    "他琢磨了半天,道,"我今天倒也不是为了帮她,但事情既然是事实。

    也没有瞒着的必要。

    徐岁宁嫁给姜泽你对你没好处,一个跟我有点牵扯的人。

    以后逢年过节出现在你面前,你能接受得了?"

    周意道:"停下。

    送她一程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倒是没有再坚持,徐岁宁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车子。

    也不得不上去,姜泽把她的衣领都给扯坏了。

    她扶着衣领。

    坐在后排,看见陈律的视线在后视镜里面略过。

    不知道看到什么,微微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徐岁宁把衣服捂得更加严实了些,有些冷淡的说:"谢谢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周意看也没有看她,陈律也没有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他俩自己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陈律今天,姑且算是帮了她一把,徐岁宁同样不觉得,自己有跟他们社交的必要。

    她昏昏沉沉的坐在后排,睁开眼睛时,周意到底是余光在她身上扫过,而后凑到陈律那边,徐岁宁这个位置,看不见他们在做什么,但她猜测,周意是过去亲陈律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知道,周意这是亲给自己看的。

    她觉得挺讽刺的,自己居然能让她产生危机感。

    可惜陈律是连做到一半都能及时抽身的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陈律把车看到了她的小区,准确来说,是前一个小区。

    "我不住这儿了。

    "徐岁宁说,"你放我下去吧,我自己打车过去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看了眼手机,回了条消息,而后把手机扔在一旁,淡淡的说:"送你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周意看着陈律,道:"我等会儿,还要去给顾客纹身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就趁着这会儿,下了车。

    陈律毕竟学了几十年的文化,对女性的基本礼仪还是有的,道:"后排位置上的衣服拿走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一怔,也没有拒绝,披上他的外套走了。

    周意笑了笑,说:"你跟徐岁宁的事情我不追究,我也对不起你过。

    但是她穿在身上的那件衣服,你不准再要了。

    我会对你一心一意,也不会让你沾上任何女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没有意见,"看你吃醋,不容易。

    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