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域阁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夜宴徐岁宁阅读 > 章节目录 第33章 装
    徐岁宁躺在被窝里,看不见女孩的打量。

    配合陈律这个身体素质,事后总是累人的很,没一会儿,她眼皮子有点打架。

    徐岁宁就闭上眼睛准备睡休息了。

    女孩过来,那也不能影响她睡觉。

    而女孩半天没见被团有动静,终于起了身,去找房间里的陈律。

    一进卧室,她就听到了沙沙的水声。

    陈律在洗澡。

    女孩走过去,摁了门锁,浴室的门没锁,她大胆的打开了,可惜看见的是陈律洗完穿睡衣的一幕,不过她还是隐隐约约看到点背影。

    他听到响动,懒懒的暼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女孩脸蛋红到不能再红,粉粉的,少女的味道。

    陈律也没有开口谴责她的行为,只是转身走了出去,女孩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到了客厅,她小声的开口说:"爸爸。

    我想喝水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微微挑眉,转身给她接了一杯。

    只不过接水的时候,就有双小手搂住了他的腰,轻轻的、有意无意的摩挲着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"爸爸有腹肌。

    "她甜甜的笑,尾音上扬,显得有点色气。

    那双手想往下走。

    陈律饶有兴致的看着,没有阻止,随口问道:"真是怕鬼?"

    "怕呀,好怕。

    "女孩紧紧的抱着他,把头靠在他的背上,"好吓人,我一个人都不敢睡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淡笑道:"不是想跟爸爸睡?"

    "跟爸爸一起睡觉,那我就不害怕了。

    "女孩的脸蹭了蹭他的背,说,"爸爸肯定很厉害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嗯?"他心不在焉发一个鼻音的时候,撩拨人的意味就格外明显。

    "爸爸,我好怕被你欺负到起不来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道:"你还小。

    "

    他俩一直在对话,徐岁宁根本就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她自诩还算了解陈律在拒绝和接受的语气差别。

    这句"你还小",拒绝看似拒绝,只不过,他语气里面的拒绝味道,却没有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女大学生,也不小了,干什么都合法。

    陈律这是给自己披上了正人君子的外套,他这么说,女孩要是还坚持,那就是是女孩非要的,他无奈配合。

    只不过,徐岁宁还以为,他俩早就有什么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居然没有。

    擦枪走火的那张纸,到现在才算半破不破。

    女孩弯起眼角,说:"爸爸,我可以用嘴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终于转过身,多看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"你是我爸爸,给我喂奶,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"女孩知道陈律感兴趣了,眼睛睁得大大的,亮亮的,说。

    "我先去洗个澡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一直到女孩进了洗手间,她才掀开被子,看到陈律的脸时,微微一顿,他显然是感兴趣了,眼底有几分盎然。

    她用被子盖着身子,问他说:"今天晚上我住哪?"

    他俩动静闹得大,她肯定睡不着的。

    而且,虽然她跟陈律也不咋清白,可当面看一个抱着她弄的男人,跟其他人干得天翻地覆,她还是觉得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陈律看了看她,沉思状:"给你另外订一个房间?"

    徐岁宁觉得可以,她小心翼翼的进了房间,把衣服给穿好了,陈律坐在她旁边,看着她忙活一阵,然后在他面前站定,说:"走吧,订房间去吧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往洗手间扫一眼,注意力全在洗手间那位身上,淡淡说:"你自己去订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好的,那你先把钱给我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道:"自己先垫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那可不行。

    "徐岁宁皱眉说,"你赖我帐怎么办?"

    他对她那么抠。

    而且他不一定会记住这种小钱。

    陈律收回视线,终于认真的打量了她两眼,说:"看见我手机在哪了?拿过来,给你转账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看了看四周,看到他手机以后,递给她,转了不小一笔。

    陈律意味深长道:"给你多少钱。

    就订什么档次的。

    别给一万订五百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:"……"

    她说:"我不会这样的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订完把房间号发我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酒店不同档次跟楼层有关,通过房间号,差不多就能知道订的是哪一档。

    徐岁宁很快下了楼,订了间豪华大床房,就进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女孩从洗手间出来时,陈律正曲着腿,在沙发上坐着。

    她披着个浴袍,里面真空。

    "爸爸,我洗完了。

    "洗完澡,她的眼睛更加湿漉漉,然后走过来,在他面前蹲下来。

    她刚刚伸出手想给他解皮带,陈律坐着居高临下看着她。

    皮带开了,她手想往过分的位置移去,陈律伸手挡了挡,说:"现在没兴趣。

    能喝酒么?"

    女孩眨眨眼,说:"酒量不太好,上次一点就醉了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上次那不是装醉?"陈律道。

    不过装得挺到位,确实能激起人的保护欲。

    他倒是愿意配合她欲擒故纵的把戏。

    女孩说:"怕我这次喝醉,唐突了爸爸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勾引这事,陈律虽然看上去挺冷,但挺擅长,他微微勾着嘴角说:"爸爸愿意,让你唐突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几分钟以后,有人送酒上来。

    陈律醒完酒,刚喝一口,女孩就说:"我想尝尝爸爸的。

    "

    他大方的把酒杯递给她,看着她看似在喝酒,眼神却柔柔的一直看着他,她喝完酒,把杯子还给陈律:"爸爸喝过的酒真好喝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上次也是故意喝我的酒杯的?"他虽然在问,却没有半点反问的语气。

    当然同样没有责怪。

    女人凭本事钓男人,勾人兴趣,也是本事。

    女孩弯弯嘴角,此刻两个人正坐在套房吧台的位置,她的脚在桌子底下,有意无意的撩拨陈律,她娇滴滴的说:"因为我想跟爸爸亲近呀。

    我想跟爸爸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手机响了,扫了眼手机。

    她把氛围拿捏得实在是太到位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女孩在套房的客厅的角落里,看到一个女人的行李箱,之所以认出是女孩子的,因为里头女人的衣物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"爸爸身边还有其他女人么?"她有些委屈的说。

    陈律也往行李箱看去,没否认。

    "她长得好不好看,身材好不好,年轻不年轻?"

    陈律道:"勾、人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她好看还是我好看?"

    陈律漫不经心道:"说实话,她比你好看点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女孩撇撇嘴,委委屈屈,说:"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呀,我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会不会不高兴?"

    陈律嘴角略弯,视线又往行李箱看去,说:"爸爸为了你,把她赶走了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女孩从位置上下来,抱住陈律,把头埋在他胸口,说:"爸爸,我想成为你身边唯一的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又扫了一眼行李箱,哄道,"你就是唯一的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女孩的手又往他的睡衣里面走。

    陈律抓住她的手,说:"时间不早了,你既然害怕你那边,就留在这里睡吧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起身,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女孩说:"爸爸要去哪?"

    陈律道:"出去抽根烟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其实陈律这个人,不爱抽烟,目的也不是抽烟。

    他扫了眼手机上徐岁宁发过来的消息,转身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拿了房卡,刷开了徐岁宁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徐岁宁已经睡着了,房间里面灯都是关的,她这个人睡觉习惯很好,呼吸声也很浅。

    陈律掀开徐岁宁的被子,朝她凑过去。

    她睡得不深,主要有一点认床,在陈律亲她的时候,就醒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呢喃了一声,灯没开,但陈律这狗样子她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"这么快结束了么?"她问,下一句是,"洗过澡没有?"

    陈律道:"没什么兴致。

    "

    他这会儿对她,也没有什么兴致,只不过是下来睡个觉。

    "你下来,人家小姑娘等会儿又要闹了。

    "徐岁宁说,"毕竟人家黏你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懒得搭理她,翻了个身,告诉徐岁宁别越线,睡觉的时候,她不准碰他。

    徐岁宁也懒得管他,她自己也睡自己的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就被陈律手机一声又一声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她可太烦了。

    睡个觉也不能好好睡。

    她推推陈律,说:"陈律,你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扫了眼来电显示,是一个女生的名字,她虽然不知道女孩的名字,但直觉是那个女孩。

    估计她一个人,还是害怕。

    陈律扫了眼,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女孩在那头说:"爸爸,你现在在哪?怎么还没有回来?"

    陈律淡道,"在外头睡觉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另外一个女人那里么?"她的声音都哑了。

    声音听上去特别可怜,说,"爸爸,你回来好不好,我想跟你一起睡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就没有搭理了,他的视线在徐岁宁身上扫了一眼,把手机丢给了徐岁宁,用眼神示意她说。

    徐岁宁觉得这个手机烫手,陈律自己不说,要她说,得罪人的事情都她来做了。

    陈律已经闭上眼睛休息了。

    那头还在不依不饶的喊:"爸爸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温和的说:"你爸爸他睡觉了,你也赶紧睡吧,你应该是等不到他过来了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那头突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叹了口气,尽管她是真的好好在跟人家说,但这会儿她开口,不论说什么,人家也觉得她是故意挑衅。

    "早点睡吧。

    "徐岁宁说,"我也要睡了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她把电话给挂了,那边到底是没有再打过来。

    徐岁宁正打算睡觉,陈律却从身后搂住她,稍微一转身,她就在他身下待着了。

    这一回倒是挺猛的。

    徐岁宁望着天花板,抱着陈律的腰,说,"你不是说楼上那个带感,怎么不在楼上待着?"

    陈律道:"你徐岁宁也别妄自菲薄,你也带感。

    她爸跟我爸是朋友,这种碰了麻烦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就明白他的意思了,一开始,他就没打算跟女孩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有兴趣,但不能随便碰。

    但暧昧是可以的,所以一直挺有兴致的陪她撩骚。

    看来陈律玩女人,也得顾忌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"专心点,嗯?"陈律的鼻息贴着她的下颌线。

    徐岁宁可没觉得自己不专心,她不一直都这样么。

    第二天,徐岁宁起的很早,因为有一顿免费的早饭,而且很好吃,她就没打算浪费。

    至于陈律,一大早就不在了。

    他今天被临时安排到国外某家医院帮人做手术去了。

    陈律因为是专家,又正好在这个城市,秉持着不能见死不救的原则,他几乎是一口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在这边,其实大部分时候也都是一个人待着,今天跟往常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只不过就是,隐隐约约听说,今天救治的对象,是一位大人物。

    听陈律的某位同事说,挺严重的手术,一场下来。

    估计格外耗精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术很漫长,整场下来差不多九个多小时,陈律走出手术室,也觉得有些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病房外的是他叔叔,手术的对象,是他婶婶家的一个外戚,亲近也不亲近,只是利益涉及颇深,自然不希望对方出事。

    陈律一家向来团结,所以他才亲自操刀。

    "怎么样?"他一出来。

    叔叔就围上来问。

    陈律道:"挺过今晚,一般来说就没有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"

    总体来说,手术还算成功,风险不算大。

    陈叔叔道:"大半年没见面,晚上一起吃个饭吧,今天你也辛苦了。

    叔叔在这里先谢过你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微微颔首,跟着周遭的亲戚一起往外走,疲倦归疲倦,但这么多年来,陈律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走到门口时,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徐岁宁,脚步微微顿住。

    她手里提着个保温罐子,满满的一大盒,因为最近医院进出不太方便,她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,缩着手,整个人估计挺冷,兴致也不太高,看上去应该是等了挺久了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,她是来给他送饭的。

    "阿律。

    你在看什么?"陈叔叔的视线随着陈律的眼神看过去,也看到了徐岁宁,不由得纳闷道,"你跟那姑娘认识?"

    不是女朋友身份,陈律不愿意往家里人面前带。

    一是他以后总要结婚,家里亲戚对于他的绯闻佚事大概率会嚼舌根,未来的妻子要是知道他身边也养过女人,难免会夫妻隔阂。

    承认是女朋友,他又觉得有点掉价,毕竟她是姜泽前女友。

    他捡姜泽剩下的货,自然不太好听。

    如果是喜欢的陈律倒无所谓,但他不喜欢她,不值得他不顾自己的名声承认她。

    二是怕养出徐岁宁的野心,他不怕徐岁宁半路找上别人,只不过要是认识他的其他亲戚,陈律叔叔还有个花心的儿子,未必能受得了徐岁宁的诱惑。

    他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家族之间的关系,最忌讳家宅不宁。

    陈律跟姜泽家的关系没有那么深,所以他才会任由徐岁宁撩拨自己。

    但要是他跟姜泽家族联系也密切,他绝对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"不认识。

    "他最后收回视线,淡淡的跟着人群从徐岁宁背后走开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发条消息要徐岁宁回去的,但亲戚热情,问他的都是一些切关实际利益的话题,陈律也就把徐岁宁给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没等到人,她自己肯定也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而且,陈律要是没猜错,她送饭也不过是在他面前做做样子,讨好他的手段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岁宁等了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也没有看到陈律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得等到什么时候,正好吃饭的时候加了陈律的一个同事,就问他陈律什么时候结束。

    那边先是疑惑她为什么给陈律送饭,徐岁宁想不出理由,只好说自己是陈律的追求者,看不得他太辛苦了。

    "陈律带了个同事去给他打下手的,这会儿还没有回来,估计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她就继续等着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来给陈律送饭的原因,一方面的确是有点讨好的嫌疑,毕竟他饿了一天。

    她想让他知道,她起码还记着他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因为陈律做的是好事,救死扶伤挺伟大,徐岁宁是真心不想他饿着。

    何况这几天陈律胃口也不好,每天吃饭就吃一小口,而且她感觉他似乎是有胃病,经常会捂一下肚子。

    陈律这人吧,又渣又有贡献,说实话。

    真的很难以评价他。

    等到日落西山,徐岁宁也没有等到陈律。

    再次问陈律同事时,那个人说打下手那位已经回来了,手术早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"打下手的那个同事说他看到你了,就是没敢确定是不是你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就不淡定了,给陈律打了电话,后者没有接。

    她自己先打车回了酒店,路上她让陈律同事问问那个打下手的,陈律是不是从其他路走了。

    同事的语音很快发了过来,说:"他说陈律就走的那条路,在他前边一点。

    他说陈律当时还看了你好几眼,然后当没看见,从你背后走开了,好像是有事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一听,整个人的脸色就变了,有事那不是也可以发条消息告诉她,让她走么。

    也不至于让她等这么久啊,这天寒地冻的。

    陈律晚上回来已经很晚了,他喝了点酒,扫了眼床头的保温饭盒,到头就往床上睡:"买了个保温饭盒回来了?"

    徐岁宁知道陈律故意装傻呢。

    所以她也配合装傻,浅浅笑说:"我觉得挺好看的,所以就买回来了。

    "

    过了片刻说:"我今天去给你送饭了,怕你饿着。

    "

    陈律道:"是吗?"

    徐岁宁说:"你不是知道么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