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域阁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夜宴徐岁宁阅读 > 章节目录 第254章 这章巨重要,别跳
    洛之鹤的热情,让徐母稍微放松了一些,笑着说:"这些宁宁爸来动手就可以的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好的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跟徐母说话,他也没有插一句嘴,同样也没有不耐烦,就安静的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大概是无聊,开始削起苹果来。

    最后把苹果递给了徐岁宁。

    徐母忍不住多看了洛之鹤两眼,这一多看,隐隐约约觉得眼熟。

    洛之鹤任由她打量,见她半天没认出自己,连忙主动说:"上回我来这边,宁宁带我上门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父在旁边道:"就是那位上次走了之后,来我们家吃饭,你夸过的那个。

    记不记得?"

    徐母这才反应过来,

    只是上回喜欢归喜欢,可陈律的态度多少让她分神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想他跟徐岁宁分手的事,毕竟她也是真心拿陈律当女婿的,那样的结果她不可能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,徐母还是因为陈律伤了心,所以心思并没有完全放在洛之鹤身上。

    而休闲装跟今天正装也差别巨大,她一时之间没往一处想。

    不过本来也只见过一回,大多数时候都是徐父在陪他聊天,她在厨房忙活,哪怕不认识。

    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。

    徐母原本有些拘束,在记起洛之鹤之后,就放松了下来,上一回他就很客气,显然跟陈律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徐母是个老师,这一生病,很多学生都来探望她。

    洛之鹤就跟着徐岁宁忙前忙后,帮她招呼人。

    徐母的很多学生,跟徐岁宁都熟识,当中也不乏跟她年纪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徐岁宁也在这次,见到了一个能够让她心脏读秒的老朋友。

    对方在看到她的时候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说:"徐岁宁,我就是想来看看老师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哦。

    "她有些复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男人也只是看了一眼,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的脸色有些白,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发现嘴唇也变得干巴巴的,男人站的直直的看着她,似乎在等着她开口。

    "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好吧?"徐岁宁有些艰难的问。

    "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当时,没有过去看他,我太害怕了。

    "男人充满歉意的说,"徐岁宁,我太害怕了,你不要怪我那个时候没去救你。

    我也很愧疚,这些年我一直不敢联系你,可是老师对我有恩。

    我才来的。

    不然我绝对这辈子,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,闪过的全是那晚的黑暗。

    以及那个中年大叔的狞笑,还有裙子被撕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以及,那人光着身体,掰开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成了她避之不及的阴影。

    .

    "徐岁宁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不救你的,我听见你喊我了,可是我太害怕了。

    "男人嘴唇颤抖,"我也不是故意不管他的死活的。

    我是个胆小鬼,所以你觉得我不配跟他做朋友,不让我跟他做朋友,是对的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回神,勉强笑了一下,说:"不怪你。

    那个人渣手里有刀。

    换成别人,也会害怕的。

    如果你有那个人的消息,你通知我好吗?我……得感谢他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她也怕。

    只是意外的是。

    有人不怕。

    "我不会有他消息的,第二天我去看,那里好大一滩血。

    而且从那以后,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

    "男人哽咽说,"他是一个孤儿,又丑又没存在感。

    没有人管他,死了也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而且那个人渣,身上背过命案的……"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岁宁回到病房的时候。

    洛之鹤正在陪徐母聊天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失魂落魄了,他多看了她好几眼。

    徐岁宁怕徐母问起,赶忙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洛之鹤跟了出来,看见她正在楼道尽头的窗户旁边,愣愣的出神。

    表情看上去。

    也很难受。

    洛之鹤不动声色的走过去,她听见了,主动说:洛之鹤。

    你有恩将仇报过么?"

    他沉默不语,做好了当倾听者的准备。

    "我这辈子,都挺顺风顺水的。

    除开我父亲之外,就有一件事--"她停顿片刻,不太在意的掀开了遮羞布,说,"我被人猥.亵过。

    "

    洛之鹤的表情微微变了变。

    "没吃过苦嘛,不知道人间险恶,一个大叔让我帮忙带路,我就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我也不是一个人去,我叫了我的朋友。

    一个小男生,我俩一起,两个人能出什么事呢?后来那个大叔拿出了刀……"

    其实两个人要是都勇敢,不一定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只是事与愿违,徐岁宁经历了人生之中,最绝望的时刻,那就是一同前往的小男生,在看到刀的那一刻,拔腿跑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哭着撕裂着声音喊,也没有把对方喊回来。

    然后是长时间的猥-亵。

    她人生中,最黑暗的五分钟,度秒如年,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就在那人做好准备想要进行最后一步时,出现了一个戴口罩戴帽子的少年。

    徐岁宁经常自恋的跟陈律说,有一个送了她手铐,她却从来没有见过正脸的男生喜欢她。

    其实并不是她自恋,而是这个少年,为了救她,跟不要命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