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域阁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夜宴徐岁宁阅读 > 章节目录 第277章 以
    第二天去公司时,张喻也破天荒来她公司逛了逛,说:"我听说陈律跟陈涟打了?"

    徐岁宁沉默。

    "他们家可从来都是兄友弟恭的。

    "张喻意味深长的说,"而且陈涟帮着周意。

    陈律这回是向着你。

    而且居然是他先动的手。

    他可从来不这么冲动的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依旧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"你上次之后,怎么一直没有再次跟洛之鹤表白?"张喻突然犀利道,"宁宁,我觉得你对洛之鹤,更多的是一种付出心理。

    因为他想跟你在一起,他有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所以你不忍心看着他受委屈,想尽快如了他的愿。

    "

    也可以说是。

    一种讨好心理。

    一种别人对我好了,那我就得对他更好的思想。

    徐岁宁想了想说:"也许我只是没有准备好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反正我总归是为你好的。

    "张喻道,"另外你一直拒绝陈律,也有你的原因。

    既然不认为他会向着你对你好,一刀两断确实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但陈律万一真能做到对你好呢?"

    她今天被质问的连连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张喻也不在意,又说:"不过陈涟这个人。

    我真想不通。

    今天我撞到他,他正和肖冉在一块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大概率是在问周意的事,但他后来又一直在质问肖冉,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苏婉婧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肖冉怎么说?"

    "他说苏老板那啥起来确实很带感。

    "

    流里流气的,又直接,张喻转述时甚至不得不打码。

    只不过,肖冉那玩世不恭的模样,又年轻又痞气,这一身流里流气落在他身上,确实适合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张喻一直觉得。

    肖冉是那种床上的小霸王。

    只是听说苏老板大多数时候用手段逼他就范。

    大概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再或许,正如他平常所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他嫌弃苏婉婧又老又没有情趣。

    只不过为了那么点利益,偶尔牺牲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他都忍气吞声给苏婉婧当了这么多年小白脸了,白月光也是在他卧薪尝胆很久之后,才被苏婉婧给逮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被逼着和白月光分开了,也还能忍耐在苏婉婧身边待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显然他极其隐忍。

    又毒又隐忍,一顶顶绿帽子。

    往苏婉婧头上扣。

    甚至还蚕食她的家产,苏家之前的骨干。

    就被肖冉挖走了不少,只不过苏婉婧从来没有计较过。

    "后来陈涟跟肖冉说,要他从苏婉婧身边滚。

    肖冉反问他,难不成他想上位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听得正起劲,结果张喻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她疑惑的抬起头,张喻耸耸肩说:"我就只听到这里过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有些扫兴,让她去打听。

    但第二天张喻来,带的却不是后续,而是陈律的事:"他修养了几天,反而更加严重了。

    据说手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上班少,原本铁定的升职。

    估计也悬了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沉默着。

    "听说人家想吃海鲜粥。

    "张喻委婉道。

    徐岁宁依旧是一声不吭的模样,她也只好叹着气走了:"也确实,他有钱,能自己做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徐岁宁垂着眼皮。

    似乎在写文件。

    不久后,洛之鹤打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说难得有空,一起吃个晚饭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。

    还是用加班拒绝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又下起了小雨。

    小叶跟徐岁宁一起加班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下楼时,徐岁宁迟疑的说:"你等会儿忙不忙?"

    "不忙。

    "

    "那你能不能帮我个忙?"徐岁宁说。

    "我给陈律煮个粥,我们一起开车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我就不进他的家门了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小叶眼前一亮,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徐岁宁的车子,停在一栋陌生的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"这是陈律哥新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"小叶说。

    她抱着新熬的海鲜粥上了门,敲开陈律房门时,朝他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陈律便抬头往她身后看去,只是大晚上,什么也不容易看清楚。

    "岁宁姐熬的,但是她不肯自己出来给你。

    不过我看她还是用心的去挑海鲜,然后特地买了小米。

    还熬得特别糯呢。

    "

    生怕陈律不知道,她表达的是,徐岁宁怕他嘴疼,特地给他熬糯了。

    陈律客气道:"麻烦了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小叶由衷的说:"陈律哥,你有没有什么话是需要我转述的?"

    "你告诉她,这栋别墅,我全部都收拾干净了。

    "陈律想了想,道,"欢迎她随时来玩,门锁或者其他的,你就说她肯定知道。

    "

    小叶如实把话转述给了徐岁宁。

    徐岁宁的眼神复杂,不知道他口里的收拾干净了,是不是半点周意的痕迹都没有了的意思。

    之前那个地方,主卧里,可是还有他和周意的结婚照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周意的衣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涂再次来找陈律时,则显得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陈律给他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"陈律,你也太不厚道了,那少年明明是……"

    "是什么?"陈律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