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域阁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夜宴徐岁宁阅读 > 章节目录 第529章 副
    徐岁宁在看见陈则初约她见面的消息时,愣了愣,不过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她甚至电话打过去,甚至反客为主说:“我请您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这让陈则初也有点惊讶,没有说好,也没有说不好,显然就是在默认。

    两个人最后约在了一家接地气的烤肉店,陈则初显然没有来过这种地方,一进来全身就写满了排斥,皱起来的眉头就没有放下去过。

    徐岁宁想,不知道陈则初会不会觉得,她这是在故意埋汰他,故意找这种地方恶心她。但徐岁宁可以发誓,她可真没有,这家烤肉的味道多绝啊。

    “今天过来,想找你谈点事情。”陈则初开门见山道。

    徐岁宁没有说话,只是给陈则初倒了一杯这家烤肉店的果酒,示意他尝尝看。

    陈则初抿了抿唇,道:“你讨好我,并没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您要觉得是讨好就是讨好吧。”徐岁宁也不介意他这么想,反正她单纯只是想跟他分享而已,尽管陈则初不是个好长辈,不过既然来吃饭了,她就得让他知道这家店也没有他想象中那样差劲。

    在徐岁宁给他切烤肉的时候,陈则初冷漠的说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徐岁宁说:“您怕不是被谢希阿姨虐出毛病来了,她从来不照顾您,所以您也不习惯别人的照料。”

    陈则初霎时间变了脸色,就像是被踩住短处忍不住跳脚,语气极为冷淡:“你提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徐岁宁道:“您来找我什么事情,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陈则初就不懂得怜香惜玉了,什么事情就直来直往,道:“本来你跟阿律结婚,我虽然不满意,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过阿律奶奶跟阿律提了想抱孙子的事情,你跟阿律就不好过下去了。不论是我还是阿律,都不会眼睁睁看着老人家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陈则初继续说:“她老人家没明确说,但是鬼门关走一遭,还是迈不过心里那个坎,我说我想办法让你们分开,她心里也是默认的。阿律那边我劝不动,但你说分手,阿律逆反心就没那么重。”

    徐岁宁心想,他们恐怕已经给陈律张罗起其他姑娘了。

    “那您说说,您能给什么好处吧。”徐岁宁说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徐岁宁笑了笑:“您把我点的烤肉吃完。”

    陈则初这下是真的惊讶,但她提了,他也就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“您看,普通的店,味道是不是也不错。叔叔,我觉得你这人最大的毛病,就是太把自己跟陈家当回事了。之前我讨好您,只不过是因为您是陈律的父亲,跟您那点钱没有半毛钱关系。我融入不了你们陈家,也从没想过到您家过养尊处优的日子。所以您大可不必,在我面前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的。没有陈律,我就算买股票,也不一定会多看陈氏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倒是好听,你还不是扒着阿律不放?”

    “您不知道吗?”徐岁宁笑了笑,说,“我们早就分手了呀。”.

    徐岁宁在看见陈则初约她见面的消息时,愣了愣,不过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她甚至电话打过去,甚至反客为主说:“我请您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这让陈则初也有点惊讶,没有说好,也没有说不好,显然就是在默认。

    两个人最后约在了一家接地气的烤肉店,陈则初显然没有来过这种地方,一进来全身就写满了排斥,皱起来的眉头就没有放下去过。

    徐岁宁想,不知道陈则初会不会觉得,她这是在故意埋汰他,故意找这种地方恶心她。但徐岁宁可以发誓,她可真没有,这家烤肉的味道多绝啊。

    “今天过来,想找你谈点事情。”陈则初开门见山道。

    徐岁宁没有说话,只是给陈则初倒了一杯这家烤肉店的果酒,示意他尝尝看。

    陈则初抿了抿唇,道:“你讨好我,并没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您要觉得是讨好就是讨好吧。”徐岁宁也不介意他这么想,反正她单纯只是想跟他分享而已,尽管陈则初不是个好长辈,不过既然来吃饭了,她就得让他知道这家店也没有他想象中那样差劲。

    在徐岁宁给他切烤肉的时候,陈则初冷漠的说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徐岁宁说:“您怕不是被谢希阿姨虐出毛病来了,她从来不照顾您,所以您也不习惯别人的照料。”

    陈则初霎时间变了脸色,就像是被踩住短处忍不住跳脚,语气极为冷淡:“你提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徐岁宁道:“您来找我什么事情,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陈则初就不懂得怜香惜玉了,什么事情就直来直往,道:“本来你跟阿律结婚,我虽然不满意,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过阿律奶奶跟阿律提了想抱孙子的事情,你跟阿律就不好过下去了。不论是我还是阿律,都不会眼睁睁看着老人家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陈则初继续说:“她老人家没明确说,但是鬼门关走一遭,还是迈不过心里那个坎,我说我想办法让你们分开,她心里也是默认的。阿律那边我劝不动,但你说分手,阿律逆反心就没那么重。”

    徐岁宁心想,他们恐怕已经给陈律张罗起其他姑娘了。

    “那您说说,您能给什么好处吧。”徐岁宁说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徐岁宁笑了笑:“您把我点的烤肉吃完。”

    陈则初这下是真的惊讶,但她提了,他也就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“您看,普通的店,味道是不是也不错。叔叔,我觉得你这人最大的毛病,就是太把自己跟陈家当回事了。之前我讨好您,只不过是因为您是陈律的父亲,跟您那点钱没有半毛钱关系。我融入不了你们陈家,也从没想过到您家过养尊处优的日子。所以您大可不必,在我面前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的。没有陈律,我就算买股票,也不一定会多看陈氏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倒是好听,你还不是扒着阿律不放?”

    “您不知道吗?”徐岁宁笑了笑,说,“我们早就分手了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