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域阁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夜宴徐岁宁阅读 > 章节目录 第544章 差
    方宜猛的摇摇头:“不怕的,鹤哥,我觉得跟你能有一段,就算分手了,也不吃亏,我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成成成,那就试一试,好不好?”洛之鹤妥协道。

    方宜有好一会儿没有缓过来他这是什么意思,等想明白了,眼睛都瞪得圆圆的,有些不敢相信:“鹤哥,你不会是在骗我吧。”

    她拍拍自己的脸,然后突然就往他怀里扑了,蹭蹭他,声音瞬间就嗲下去了:“鹤哥。”

    洛之鹤挺不适应她的触碰,可也确实也否认不了她的可爱,也就没有拒绝,任由她抱着。

    “鹤哥,你一直拒绝我,我都要伤心死了,我还是第一次,这么喜欢一个男孩子呢。”方宜越发委屈了。

    洛之鹤也不知道怎么哄,但方宜贴心啊,根本不用他哄就好了,开开心心拽着他的手一起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不太习惯一些肢体接触,方宜却是一个喜欢搂搂抱抱亲亲的,他不主动,她乐于主动,渐渐的,洛之鹤也就习惯了这些恋爱细节。

    并且这试一试,也挺融洽。

    但融洽归融洽,也都是方宜主动,洛之鹤依旧不是个会上赶子讨好的人,只有方宜明确需要哄了,主动凑上来了,他才会哄人家。

    而方宜似乎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,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跟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洛之鹤也就习惯方宜以他为主导了,这样的恋爱方式毕竟不累,不仅不累,还挺爽。人说白了都是利己主义,能享受自然都享受。

    而方宜的主动,也不仅仅局限于亲亲抱抱了,她开始了进一步的尝试。

    洛之鹤从来没有过经验,对于她的撩拨,就要拘谨很多了。

    拘谨但是也挺想,方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简简单单一小女孩,就是让他难以自持,就像是她很懂男人。

    偏偏她还一脸无辜,说:“鹤哥,这个你得,交交我,我不会的。就靠你了啊鹤哥。”

    方宜亲他,蜻蜓点水的,又总是用那种眼神看他。

    洛之鹤最后没有把持住,原本他觉得谈归谈,方家的女儿,他不能辜负,不然不好交代,怕之后分了,闹得不愉快。

    而这种时候哪里能保持理智的。

    洛之鹤其实对这事一知半解,害羞得脸都是红的,方宜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,洛之鹤耳根也泛红了。

    最后方宜笑了。

    洛之鹤总觉得她这一笑,跟往常那副纯良模样有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她搂住他的脖子,随意慵懒道:“鹤哥,还是我来教你吧。”

    洛之鹤眯了眯眼睛,她会啊,太会了,洛之鹤反应过来自己上当受骗了,这就是一个坏坏的小狐狸精。

    不过小狐狸太懂他了,他觉得她就是他的命,他才明白为什么男人都热衷于这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娶你的。”洛之鹤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会出去找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,以后都只有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两人休息的时候,方宜凑到他身边,说:“鹤哥,我听说,从来都没有女人,能把你哄着这样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你不是?

    洛之鹤低下头亲她。

    今天一过,他就乐意跟她这样亲近了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在想,撩你会有多难,没想到也就这样。”方宜的眼珠子转了转,心里头有些扫兴。

    洛之鹤脾气好的不行:“你还挺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不是,都没有什么挑战的乐趣。”方宜说。

    洛之鹤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,就想抱着她。他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,却感觉到方宜似乎开了灯,紧跟着她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鹤哥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晚了,就不能留下来过夜?”洛之鹤头一次主动挽留她,一边说着,一边起身想把她给抱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得回去,我爸会不放心我。”方宜还是走了。

    洛之鹤连忙道: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方宜看了他好一会儿,道:“鹤哥,你今天太主动了。”

    洛之鹤说:“我以后都会主动的。”

    方宜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洛之鹤送完人回来之后,躺在床上就睡不着了,人才刚走,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方宜。第二天早上起床,也不像以前,先去洗漱,而是拿起手机给她发了一个“早”。

    方宜没有回。

    洛之鹤等了半天,没有等到她的消息,才去忙自己的事情,这一天,只要他干点什么,都主动给她报备。角色换了,以往方宜发一大堆,只能换来他几个字,现在方宜变成了那个字少的。

    当天方宜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洛之鹤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了,给她发消息说:晚上我来接你?

    方宜回他:“不用了。

    这三个字,让洛之鹤有些不是滋味,他给她发:我想你了,晚上真的不能见我?

    而称呼逐渐也从“方宜”,变成了“老婆”。

    方宜最后说了一句:那晚上见吧。

    洛之鹤一见面,也变成了主动的那方,已经相当习惯男朋友这个角色,应该说是真正带入进去了。带方宜逛街的时候,也主动牵着她,紧紧的。

    方宜反而不咸不淡。

    晚上回去,洛之鹤就抱着方宜去了床上。

    洛之鹤感觉到自己好像是陷进去了,这一两天,太上头了。他甚至开始想跟方宜结婚了。

    不过方宜在半夜的时候却突然说:“鹤哥,咱们就这样吧。我还以为你是什么高岭之花,结果也太容易了,怪没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岁宁沉默了很久,道:“然后后面有半年是在一起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洛之鹤苦笑道,“我极力控制自己了,她还是觉得我黏人。半年后跟我分开了。她不想结婚,但是我想结婚。我想她只属于我一个人,可她好像有别的觉得有趣的对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装严重……”

    洛之鹤道:“想看看她,到底有没有一些在意我。”

    徐岁宁叹口气,谁又能想象,洛之鹤是这样一个大情种呢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洛之鹤道,“她人都不来,你在不在,也没有办法激将她。”

    徐岁宁点点头,就是刚走到楼下,就看见陈律点了支烟,似乎很忧愁,整个人看上去都孤独得要命。不知道的还以为被哪个无情的人给抛弃了。

    男人啊,一个个的,都比她要恋爱脑。

    徐岁宁走过去,说:“来找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