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域阁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夜宴徐岁宁阅读 > 章节目录 第547章 不
    陈家一家子的关系,处的向来都不错。陈律也是很少有这么不客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这一开口,大家就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陈涟母亲毕竟是长辈,这会儿有点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陈奶奶道:“阿律,怎么跟长辈说话的?”

    “奶奶,对您来说,我爸和大伯都是您儿子,您或许觉得都是一家人。但对我来说,大伯一家再好,也就只是亲戚。亲戚管到我的事情来了,您说说看,这手是不是伸的太长了?”

    陈奶奶皱起眉,找不出反驳的话。

    “再者,我妈才是岁岁的婆婆,她对岁岁都没什么不满意的地方,伯妈又哪来的底气评头论足。我说过,伯妈要是觉得严小文好,让陈涟娶回家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眼陈涟母亲,“我的婚姻是你能干涉的?你张嘴闭嘴说岁岁是外人,你觉得你对我而言,就算得上是自己人了?岁岁起码是我想娶回家的人,是我家庭里的一份子,我拿她当最亲的人。而你,别说是你了,你们一家对我来说也就只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陈律嘴角的讥讽很是明显。

    陈涟母亲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却也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陈律就算是心里有气,但为了不在陈奶奶面前闹得太难看,也把话给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在我面前提严小文。”他留下这句话,便转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陈涟母亲在陈律在的时候,没有开口。陈律一走,就忍不住开始讽刺了:“妈,您瞧瞧,阿律是不是被那女人迷了眼,连基本的教养都不顾了。你看看对着我一个长辈,能说出这样的话。您说说看那徐小姐能是什么好货色?”

    陈涟母亲自然是不能当着陈奶奶的面说陈律的,那毕竟是陈奶奶的亲孙子,也就只能把所有的怨气往徐岁宁身上撒。

    可陈奶奶还是认可陈律的话,陈涟母亲对他婚姻的干涉着实是过了。也能想明白她为什么非得找一个她熟识的女人跟陈律好,无非就是为了之后,在陈涟遇到事情的时候,严小文能帮帮陈涟,吹吹枕边风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想捞点好处。

    陈奶奶正要开口,却听见一道声音响起,已经不带半点委婉了:“岁岁不是个好货色,你又能算得上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陈奶奶朝陈律看过去时,他那张脸沉到已经不能再沉了。

    而陈律原本下楼打算去把落在车上的电脑拿过来,没想到下楼正好听见陈涟母亲开口。看在大伯的面子上,他原本已经打算不计较了,没想到她还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后编排岁岁,一直拿她生不出孩子的事情笑话她,瞧不上她?岁岁从来没有主动说过你怎么样,反而是你各种看轻她。”

    陈律阴沉道,“话往难听里说,岁岁跟我的时候,起码算是陈家女主人,而你不过仰仗陈家鼻息活着,大伯这两年要不是有我爸帮忙,早就不行了。你以为你精明?你愚蠢至极,岁岁这么好说话,你但凡对她好一点,她肯定加倍对你好,我跟陈涟关系自然不会差。你如今的所作所为,也只会让我连陈涟也一并厌恶。”

    陈涟母亲的脸色终于惨白起来,她试图想说点什么,可脑子这会儿什么也没有组织好,只是张着张嘴,半个字也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选择了岁岁,就是我认可她,我的一切都是她的。我答应了奶奶,是想跟她要个孩子。但你别把你陈旧粗俗的眼界往她身上套,一个女人的价值,从来都不会在于孩子身上。你以为你可以随意对岁岁各种嫌弃,人家就会觉得你连我老婆也能攻击,在陈家地位高了?人家只会觉得你目光短浅愚不可及。”

    陈律也是难得一次性开口说这些话了:“陈家愿意让你随意进出,那不代表这里就是你家。你也不过就是个客人。现在麻烦你立刻给我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赶人的话都说出口了,可见陈律这会儿的火气有多大。

    就连陈奶奶这会儿,也不敢劝陈律。

    陈涟母亲被这样说,也没脸再留下去,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她和陈涟父亲也抱怨了陈律几句,没想到陈涟父亲当场脸色变了,“你是不打算为儿子的以后考虑了?赶紧去给阿律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歹是个长辈,还说不得他们了?”这个“们”字,自然指的陈律和徐岁宁。

    “长辈算个什么?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你是长辈就得供着你了?你以为阿律把你放在眼里过,哪怕是陈则初跟谢希,也从来没拿你当回事,人家客气,都是因为妈还在。”陈涟父亲一个“蠢”字恨不得说出口,“你就看阿律会不会因此牵涉阿涟吧。”

    他是看的清楚,陈律跟陈涟,两个人关系不算很好,两家关系融洽点,他以后还能帮点忙,要是闹得不愉快,陈律未必有那个耐心。

    都说男人结婚了,心就向着老婆了。陈律连自己亲爹都闹上了,更别提他们这些外人了。

    陈涟母亲一开始没当回事,一直到两天后,陈涟遇到了点事,陈律半个帮忙字眼也没有提,弄得陈涟忙得焦头烂额,她才略微有点慌神——

    >>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    她跟陈涟父亲一商量,就决定去给陈律道个歉。

    只不过陈律没见着,只看见了坐在沙发正中间的谢希,还有站在一侧的陈则初。

    “找阿律?他推着老太太出去散心了。有什么事,跟我说就行,我转述给他。”谢希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。

    陈律不在,明显就是个借口,只是不想见他们而已。

    陈涟母亲赔笑道:“当初说了几句岁岁的不是,弄得阿律不高兴了,我一想想,我好心是好心,但说话的方式着实不太对。咱们两家,可不能因为这点事情,关系给弄疏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不知道,我这个妈还在,儿媳妇的人选,还得让一个外人来拿主意。”谢希意味不明的笑了笑,“不知道当我是死了还是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