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域阁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夜宴徐岁宁阅读 > 章节目录 第660章 讨好爷爷
    傅韩看着李涂的脸色,也不敢问张喻到底发了什么消息过来,但估计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李涂发了个字,收起手机。

    张喻再次听到手机响了一声时,就看见傅韩发了一个字过来:呵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去看傅韩的脸色,发现他冷冷的。张喻想,大概是自己的言论,冒犯到他了。人家就算刚从国外回来,也不一定就open。

    张喻也就暂时没打扰他,徐徐图之,没什么可着急的。男人都一个德行,最开始装高冷。张喻最开始跟李涂在一起的时候李涂不也这幅德行么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李涂还是酒吧老板,他对她相当嗤之以鼻,但后来的李涂比谁都舔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张喻又有些可惜,李涂那功夫,倒还算不错的,每一次也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张喻再次走到了李涂身边,举着杯子想跟他碰一个,但李涂只看着没动作。

    “那个,还得谢谢你撮合我们加微信。”张喻说,“不过我们在一起过的事,就没必要告诉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李涂凉淡看她半天,叼着根烟笑着说:“放心,我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一个人也怪无趣的,李涂,要不我也给你介绍一个?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你了,我家里也给介绍了。比较踏实的,长得也不错,我看了就挺喜欢的。”李涂摆手道。

    张喻明显松了一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他有新女朋友了,那大概就能彻底放下过去了。

    李涂听了,皱着眉,懒得再看她,抬脚就走了。张喻在后面喊了他一声,他也就跟没听见似的。

    指不定是急着去见新欢,张喻也就没再打扰他。看来她暂时得保持距离了。

    聚会过半,陈律跟徐岁宁就要走了,陈律一手抱娃,一手牵着老婆,跟大伙告别。

    徐岁宁在路上的时候跟陈律说起张喻跟傅韩的事,陈律挑眉道:“李涂看中张家的人脉?”

    徐岁宁就说不对劲么:“李涂跟你一块玩的,又能大度到哪里去。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啊。”陈律心眼小着呢。

    陈律道:“你这是在夸我呢,还是在损我?”

    徐岁宁转移话题说:“那李涂有什么心思?”

    恐怕张喻是逃不开他的手掌心的,只是陈律不爱干预别人的事,说:“过两天我带有钱回一趟家里,正好我爸出差回来,让他见一见孩子。”

    徐岁宁说:“叔叔点名要见有钱了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,但他要面子,不肯开口。”自从徐岁宁生了孩子之后,陈则初就好了不少了,也贴补了陈律不少,陈律把好的项目投给了肖冉,惹得陈则初不快了,毕竟赚钱的事不给自家,跑去跟人家合作,谁都膈应。

    陈则初那边自然针对这件事,陈律得去让他通融通融。

    陈律也算到了自己的话不一定有用,但有钱在,陈则初肯定会好说话很多。

    第二天陈律就带着有钱去了陈家,陈则初看向陈律的目光极其锐利,也带着不满。

    陈律抱着有钱进去,喊了一声:“爸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还是你爸,你还记得你是我陈则初的儿子。”陈则初冷笑说,“你真是我的好儿子,有项目你给肖冉?”

    项目是最开始,陈则初跟陈律因为徐岁宁闹掰,陈则初几乎“封杀”陈律,他也是不得已,才把项目卖给肖冉,从中赚点钱。

    陈律自然清楚,新兴项目虽然珍贵,但撼动不了陈氏半分。陈则初不高兴的点,不在于项目,只在于他“吃里扒外”。

    “项目陈氏也可以投资,我们自己做风险也大,肖冉那边先把把关,也未必不是好事。”陈律也低了头,“这事也确实是我做的不对,您想要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陈则初冷冷的说:“不要再给我浪费时间,赶紧滚回陈氏上班。与其有那个时间给别人创造价值,不如好好打理你儿子的资产。”

    陈氏,陈律没得分。

    有钱也是真的有钱,小小年纪,即将坐拥百亿资产。一出身,可比陈律地位高多了。

    等有钱长大了,陈则初只要还活着,公司的事情,就会全部手把手交给他,儿子指望不住,只能指望孙子。

    陈律也不推脱,回归陈氏,那是必然的,如今小有钱出生了,儿子的财产,陈律自然得好好守着:“等有钱满一周岁,我就回公司上班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话,把有钱交给了陈则初。后者愣了片刻,就小心翼翼把有钱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有钱这小朋友,多会看人脸色,他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陈则初,胖乎乎的小手抱着陈则初手臂,可可爱爱的小崽子奶声奶气的说: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陈则初的心,就化了。

    这小孙子怎么看,也比几步之外的陈律顺眼。

    陈则初抱着小有钱站起来,说:“乖孙子,还是头一次来家里,爷爷带你好好转转。”

    小有钱这回是真热情,狗腿子本腿:“咿咿呀呀啊啊啊。”

    陈则初带着孩子看那些名画古董,不让外人进的书房,也带着有钱进去逛,有钱看中了陈则初的一个古玩葫芦,对着陈则初“啊啊啊啊”的讨要,陈则初也没半点不舍,直接给了有钱:“乖孙子,小心拿着。”

    有钱继续狗腿:“爷爷,呀呀啊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爷爷的什么以后不是你的?你喜欢什么,就问爷爷要,爷爷都给你。”陈则初的心越发软了。

    爷孙俩,一个话还不会说,一个听不懂,两人交流起来反而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陈有钱这小狗腿子,自从陈则初抱走他后,他就没有再看陈律一眼,一双眼睛,就镶在陈则初身上。

    这也是陈则初为数不多抱有钱,眼看着孩子一天比一天大,他也欣慰。徐岁宁他是什么也看不惯的,但因为有钱,他看徐岁宁也顺眼多了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陈律打算带着有钱回去了,不过被陈则初给否了:“奶粉这边也准备了,不急这一会儿,你带着有钱在这边继续待着。”

    陈律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谢希跟陈奶奶,都喜欢带孩子,再加上个陈则初,陈律能抱有钱的时间,那是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但为了家庭和睦,有钱是必须让出去的。